楼子胜坡资讯 楼子胜坡资讯

他的理发剪,70年未曾停歇

刀片有5厘米长,当把它涂在靠近脖子后颈的皮肤上时,头发会与身体分开。来剃光头的人太老了,他的白发散落了一地。理发师年纪大了。他今年93岁,名叫方来友。他来自开化县通村镇。他已经做了70年了。

方来友已经80岁了,他仍然精神矍铄,还拿着工具箱到门口剃光头。他从不收取超过3元的费用,而且大多数时候他不收任何钱。

他是村里年龄最大的人,但他坚持免费为村里的残疾人和行动不便的老人以及低收入和贫困家庭提供头发护理。今年,他获得了第七届“衢州最美人物”的称号。

从23岁到93岁,他在过去的70年里剃了无数个光头。他一直坚持这种工艺,有一种超越时间的感觉。

毛死之年

仍然坚持理发

下午淋浴后,方来友带着一个工具包出去了。田野郁郁葱葱,他稳步前行。他知道80岁的方厚政正在家里等他。方后帘患中风和偏瘫已经20多年了。通常,方来友会帮他打理头发。

开化县通村镇位于浙江和江西的交界处。过去交通不方便,方来友的朋友都在现场服务。他没有开店。他有一个工具箱,里面有剪刀、推进器、梳子、剃刀和刷子。他去雇主那里借了一把椅子和一个脸盆,可以随时随地打开。

知道方来友要来,在方后帘的大厅中央已经摆好了一把椅子。方来友进门后,把工具箱放在长凳上,打开了门。他拿出老花镜戴上。毕竟,他已经90多岁了,视力不如那一年,耳朵也不太听得见,但是他的手仍然很好。

穿着深蓝色的布,方来友微微皱起眉头,看着方后帘的头发。对于长期卧床不起的人来说,短发可以省去日常护理的麻烦。

电动剪切机在头顶上运行了几次。方来友推下长发,抿着嘴,拿起剪刀修剪剩下的碎头发。带电的电动剪刀是他儿子给他买的新工具,剪刀和剃刀仍然是当年的老古董。

方来友忙的时候,方后帘的妻子从厨房里拿出一盆热水。洗头的时候,他用左手抚摸着方后帘的后颈,用右手在头顶上顺时针轻轻擦了擦,做了一块肥皂,拿出塑料刷,按摩的时候喷出了细密的泡沫。动作简单而迅速。几十年来,方来友不知道他摸了方后帘多少次头。

头发干燥还没有结束。方来友的整个过程是“洗、切、刮”。最后一个步骤是刮胡子,用锋利的剃刀刮皮肤,修剪前额、脸颊、下巴、耳廓等。这看起来有点危险。刀片只能切割几毫米远的皮肤。年轻理发师不再提供这项服务。然而,在70年里,他牢牢记住了每一个角度和弧度,握着剃刀专注的眼睛,这让人们忘记了他的年龄。

20多分钟,全部完成。方来友拿着刷子轻轻地清理了老朋友脖子上的碎头发,然后把所有的工具都放好。他最早的木制工具箱在20年前坏掉了,现在他换成了黑色皮包。

“谢谢你!谢谢你。”方后帘的妻子不停地感谢他,“如果他不在那里,他将不得不被赶到镇上理发。他一打电话就来了。”

在乡下跑来跑去

余热将被再次利用。

方来友的弟弟原来是个理发师。他向弟弟学习手艺。那年他23岁,仍在家乡新安江。他弟弟英年早逝后,村民们只是要求他剃光头。1956年,由于新安江水库的建设,他搬到华凯同村建丰村。他随身带着剃须工具,成了生产团队的理发师。他只给村里的村民刮胡子。改革开放后,他开始带着那套工具从一个村庄走到另一个村庄。

他是当地为数不多的理发师之一,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是解决两个省交界处村民需求的唯一人。有时候,当他去一个村庄的时候,他会呆几天,因为村里的每个人都需要理发,最多一天刮20多次胡子。

起初,他理发收了两美分。方来友的儿子方留成回忆起过去,当他收到10美分时,印象最深。"那时,箱子里装满了10美分的钞票。"美发收入是方舟子的主要收入来源。方来友用它养活了五个孩子。他没有设定价格,大多数时候每个人都看着它。在物资匮乏的时代,农村的农民也不富裕,他们经常用农产品来支付理发的费用。方来友会把它们带回家,如果它们吃不下,就把它们交给隔壁邻居。孩子们独立后,家庭负担就变小了。他不依靠理发来养家,收费也变得更加方便。方来友说:“让我们看看,把它给每个人。我记得从剑峰村到华埠镇的巴士要30美分,每个人都给了我30美分来剃光头。”价格在20世纪90年代升至1元兑2元人民币,自2014年升至3元兑2元人民币以来没有变化。华埠镇是一个大镇,毗邻通镇,距剑峰村13公里。现在,从剑峰村到华埠镇的巴士票价也是3元。

生活很容易,他仍然不能放弃剃光头的技巧。"我很高兴剃了头发。"老人说。在工作了70年后,他很少或根本没有为生活中有困难的人支付费用。“剃光头,小东西。”老人不在乎,但有人在乎。例如,迄今为止,年轻一代经常提到为肺结核患者理发的慈善活动。

结核病曾经是农村地区死亡率极高的疾病。建峰村建成前,有一个肺结核病人在床上躺了很长时间。除了他的家人,没有村民敢靠近。病人的头发和胡子变长了,他变得更加不整洁。他周围的人劝方来友不要在门口剃光头,但他仍然坚持要去。在剪头发之前,他倒了一碗烧酒给自己,胸前放了一口酒。他给肺结核病人梳头,直到病人去世。幸运的是,方来友没有感染这种疾病,直到90多岁才健康地生活。现在,村民们都恭敬地称他为“朋友老师”。

愿意度过我的一生

做一件好事

2019年,衢州比平时提前10多天进入夏天,方来友迎来了他一生中的第93个夏天。这个季节,他亲手种下的樱桃树结出了果实,把它挂在树上真的很美。

几十年来,方来友接管了全村和几个邻近村庄的美发业务。他必须提前预约理发。目前,仍有一群老顾客只愿意请他刮胡子,因为镇上理发店里的年轻人不敢接手,只有他会刮胡子。

那时,一位满脸胡须的老人走进镇上的理发店,要求刮脸。年轻的理发师反复说:“不,不。”也许他们没有掌握剃须技巧,也许他们担心伤害老人,最终他们不得不从其他地方找到朋友。时代在变,但对于剃光头这一小事,晚年的老人仍然喜欢熟悉的剃刀刮皮肤的感觉。

两年前,方来友的哥哥去世了,他成了村里最老的人。从那以后,他从未给比他大的人理发。

现在他的大部分顾客从小就理发了。70岁的方厚泉骑着电动三轮车去找方来友。方来友的电来了又走,他的白发散落了一地。"我七八岁的时候,妈妈带我去他那里理发。"方厚泉说,这一原则已经持续了60多年。

边境城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70年来,他一直一步步走在崎岖的乡间道路上。日复一日,他切断了村民们的“头等琐事”。时间不能打断他的坚持,年龄不能扼杀他的信念,距离不能阻止他的承诺。剃刀伴随一个人的一生,一生致力于做一件好事,并坚持为最后一个需要他的顾客服务。

时代在变,镇上有更多时尚的发廊。然而,方来友仍未退休。尖峰村的20个残疾人、7个低收入和边缘家庭是方来友一直坚持免费理发的对象。他仍然来为邻居服务。他的家人敦促他享受晚年,但他坚持说:“如果你能做到,那就一直做下去。整个人生会很快过去。如果你能做更多好事,那就做更多。”

资料来源:《浙江日报》

快乐十分app 云南十一选五 500彩票

上一篇因内部调整 前海开源史程离任基金经理
下一篇广东药监局:撤销佛山心巧医药有限公司等4家企业GSP认证证书